Top 4 Up & Coming Male Influencers in Malaysia

As we all know, Hero Remaja (Mister Teen Malaysia) is a male icon contest organised by the Remaja magazine (Youth magazine) owned by the Karangkraf group. Hero Remaja consists of the most handsome and talented rising stars in Malaysia.  This competition alternates for female icons Dewi Remaja (Miss Teen Malaysia). Dewi Remaja has created some […]

Read More >

香港樂壇重生 歌手如何利用社交媒體脫穎而出?

香港樂壇死寂多年,過去十年出現了青黃不接的現象,很久也沒有捧到一位歌星出來。許多人說香港樂壇這十年只是紅歌不紅人,加上韓國、日本、台灣的樂壇百花齊放,華麗的舞台、實力、顏值兼備的歌星、不同類型的曲風令香港樂迷轉投海外市場。可幸的是,香港在兩年前出現了Mirror,令香港重現追星熱潮,繼而重燃香港樂壇這一團火。過去一年香港樂壇出現了不少新晉歌手,而且實力不俗,每位都有一、兩首為人熟悉的主打歌。不過,歌手要保持知名度實在不容易。究竟歌手是如何利用社交媒體吸引新歌迷呢? 傳統媒體不合時宜 以往歌星要宣傳新歌,他們會派台、辦簽名會、上電視節目、出billboard等等。疫情下要辦簽名會恐怕是不可能的任務;派台依舊是有效的方法,因為聽電台的人還有不少;至於上電視台宣傳還有沒有用,這是我們要探討的議題。 在互聯絡還未發達的年代,香港人娛樂的主要來源是電視。以前香港人有多愛看電視?看看1979年麗的主打劇集《天蠶變》的收視你便知道。當年《天蠶變》首播平均有超過一百萬觀眾收看,當時香港人口也只有493萬,則是平均五個人就有一個追看《天蠶變》。時移勢易,隨著互聯網的發展衍生出各大串流平台,如Netflix, Youtube等等。它們提供世界各地不同種類的節目,觀眾可以隨時隨地收看喜愛的節目或影片,不受時間、地點綑綁,使電視不再是觀眾觀看節目的主流。 再者,新晉歌手的受眾絕大多數是年青人。在今時今日這個網絡世代,較為年青的一輩早已選擇在網絡上挑選自己喜愛的不同類型節目,所以他們早已沒有看電視的習慣。倘若歌手選擇在電視台上宣傳,他們的宣傳成效也必不如理想。 社交媒體成為年青人的主流 根據We are. Social 和Hootsuite推出的網絡生態報告顯示,香港活躍社交媒體用戶有6.44百萬,佔總人口85%。社交媒體用戶主要年齡層為25-44歲,男女合共約54%,佔受眾年齡層一半人口。最常用的社交媒體是Youtube,其次是Whatsapp,Facebook和Instagram。可想而知,社媒已經成為年青人吸收資訊的主要平台。既然受眾活躍於社交平台,那麼歌手也應該多利用社媒進行宣傳。現在就讓Cloudbreakr為大家分析3位新晉歌手,看看他們如何經營社媒,利用社交平台作為宣傳工具和拉近與粉絲的距離: 陳蕾 Panther Chan 在2020年12月,陳的IG有4.4萬名粉絲。嬴得叱吒風女歌手銀獎後短短十日,粉絲急增至5萬。其後在1月登上ViuTV Chill Club獻唱《炎》,其精湛的唱功和精準的日文發音再次引起香港樂迷注意。直至5月,陳蕾的IG粉絲人數已達73,122,增幅高達64%! 陳蕾除了發佈有關工作的貼文以外,她會貼上各種生活照片,拉近與粉絲的距離。在五月初,陳蕾推出新曲《屈機》,她聰明地透過一些貼文軟性宣傳她的新歌,達到宣傳效果之餘也可以與粉絲互動。 陳凱詠 Jace Chan Jace的IG擁有6.9萬名followers,雖然人數不及陳蕾,但她和粉絲有較多互動。Jace的貼文較為生動有趣,而且經常向粉絲問問題、鼓勵留言和發表意見,使她的IG有不錯的互動率。Jace貼文平均有4,899個讚好,平均留言36條,互動率超過7%。 而且Jace利用IG的互動性,挑戰粉絲拍片跳舞以嬴取最新大碟親筆簽名寶麗萊。這種粉絲拍片回應偶像的宣傳手法只有在社交平台才可以做得到,而且這種用戶原創內容(User-generated content)的傳播力相對強,能夠達到病毒傳播效果(Viralness)。 柳應廷 Jer 柳應廷是人氣男團Mirror隊中主唱之一,雖然人氣不是組合中最高的那幾個,但他在2020年推出物語系列(《水刑物語》、《迴光物語》和《風靈物語》),歌曲一出便有許多樂迷被Jer的歌聲所吸引。Jer憑著獨特的聲線在樂迷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並在年末的樂壇頒獎禮上交出了好成績。Jer分別獲得「新城勁爆頒獎禮 2020」、「叱咤樂壇頒獎典禮 2020」以及港台「第 43 屆十大中文金曲」的新人獎。 在社交平台上,Jer亦經常分享唱歌的照片和片段,營造實力歌手這個形象。我們統計了Jer最近兩個月的貼文並將其分類,發現24個貼文裡,關於歌曲的貼文佔58%,其次是廣告貼文,佔25%。有關歌曲的貼文的平均讚好次數高達18,341,平均留言354個,互動率超過10%,可見樂迷對其唱歌實力的肯定和支持。 由此可見,Jer在社交平台上鮮明的形象已成為他宣傳歌曲的主要渠道,是社交媒體取代傳統媒體作為歌手宣傳工具的一個好例子。 總結 總括而言,利用社交媒體接觸目標受眾已是大勢所趨,而且投資回報率(ROI)比傳統媒體高,廣告效果更易追蹤。品牌在推廣產品時,需搞清楚產品的目標顧客群年齡層,再制訂適合的營銷策略。若品牌想廣泛地接觸大眾,不妨考慮多利用社交媒體,更可利用網紅(Influencer)進行網絡營銷,達到理想的效果。 Cloudbreakr現正推出限時免費行業網紅數據分析。只要填妥以下表格,我們會有專人跟進及提供3個月免費行業網紅數據分析報告*,助你分析和挑選網紅。 訂閱免費數據分析報告 *報告將會提供每月指定行業的Top 10網紅數據分析

Read More >

消失的「Like」?

Instagram負責人Adam Mosseri在2019年的WIRED25 summit中向傳媒透露,Instagram即將隱藏貼文的讚好(Likes)和瀏覽次數(Views),希望營造一個舒適的環境讓用戶表達自已。其後,這個計劃分別在美國、加拿大、澳洲、日本等地進行測試,個別用戶從設定中可以勾選不公開貼文的讚好和瀏覽次數。有社會學者認為這是一件好事,因為許多人,尤其是青少年過份依賴社交媒體,出現了「社交媒體焦慮」。隱藏讚好可以減低他們使用社交媒體的壓力。但對於品牌和Marketer來說,這個舉動令他們的營銷策略失去其中一個重要的指標(KPI)。究竟Instagram隱藏讚好和瀏覽次數是什麼一回事?這是否代表網紅營銷(Influencer marketing)將走向末路?品牌和Marketer又應該如何適應,從中找到新商機? 隱藏讚好和瀏覽次數 不用擔心,讚好和瀏覽次數不會完全消失。創作者依舊可以看到這些數據,只是需要多做幾個步驟。但當你選擇隱藏讚好和瀏覽次數,你的followers便看不到貼文的讚好和瀏覽次數,他們只可以看到誰讚好了你的貼文。 減少社媒壓力,鼓勵分享 若果用戶看不到貼文的讚好次數,他們不會執著這堆數字,反面會專注分享有趣的內容。 移除讚好數量是想用戶關注自己分享的照片與短片內容,而非獲得多少讚好。 根據兒科醫學會和兒科基金在2018年公布的調查發現,在本港多達32%的中小學生每日用盡課餘和休息時間上綫9小時以上,67%表示透過社媒取得支持、安慰、鼓勵或協助,亦有26%會因上載內容較少讚好而不快。因此Instagram的變動是希望改變社媒帶來的不良現象。 網紅營銷的末日? 貼文讚好次數是品牌和Marketer衡量網紅影響力的其中一個主要指標(KPI)。網紅獲得越多讚好代表他/她的貼文越受歡迎,越受歡迎代表越大的影響力,因此品牌和Marketer往往會揀選比較多讚好的網紅。如今他們不能再輕易蒐集網紅的讚好次數,這是否代表網紅營銷迎來末日? 當然不是,除了觀察讚好次數,我們還有其他方法衡量網紅的影響力和進行網紅營銷: 1. 互動率 (Engagement rate) 簡單來說,就是用戶、粉絲「參與」貼文,並於它「互動」的程度。計算互動率計算簡單的公式: 公式: (貼文讚好次數+留言數)/ Instagram粉絲人數 透過公式就能知道互動率與粉絲對貼文的反應緊密相關,因此想要擁有高互動率,貼文的內容是十分重要的。品牌揀選網紅的時候,不忘多留意貼文的內容,內容越有趣的網紅平均互動率會相對地高。 互動率對於社交平台而言,是最直接且簡易衡量貼文成效的指標。因此,品牌可以透過「檢視互動率」瞭解觀看者對於貼文的反應程度,並評估宣傳的效益。 2. 限時動態 根據Instagram提供的數據,50%用戶透過限時動態進入網站購買產品/服務。Instagram 限時動態(也稱為 Instagram Stories)於 2016 年時推出,顧名思義,用戶透過限時動態上傳照片或影片後,所發佈的內容會在 24 小時後自動消失。這些內容會以全螢幕的方式呈現,搭配 IG 後來推出的 GIF 貼紙、Boomerang、濾鏡等創意玩法,讓限時動態成為個人或品牌揮灑創意內容的管道。 限時動態已經成為品牌的戰略地,高互動性和限時特點使限時動態的互動率很高,轉換率(Conversion rate)也相對的高。 3. 網紅數據分析平台 網絡上有上千萬位網紅,品牌如何能夠精準揀選合適的網紅,協助品牌進行推廣?你可能需要一個全方位、一站式的網紅數據分析平台。 Cloudbreakr利用大數據及AI技術,為品牌提供最新行銷科技工具及整合方案,包括網紅、媒體及內容搜索工具、品牌及市場趨勢監察報告、自媒體廣告投放策劃等。你可從平台找到最具影響力的網紅和貼文。你亦可根據喜好一鍵搜尋網紅,比較和分析同類型網紅的表現。 如想了解更多我們的平台,你可跟我們預約平台示範。

Read More >

從社交媒體大數據分析Mirror成功密碼

最近全城熱烈討論的娛樂圈話題想必是由12位ViuTV選秀節目《Good Night Show 全民造星》參賽者組成的香港大型男子跳唱組合Mirror,他們每位成員都各有特色、各有專長、年輕而且充滿活力。Mirror短短出道3年已經成為香港最受歡迎的男子組合,究竟他們的成功原因是什麼?從社交媒體的大數據可以得出什麼成功密碼? Mirror大數據 Mirror由12位來至不同背景和年齡的男子組成,他們在隊中擔當不同的角色。比如說Ian Chan擔當主唱、Edan Lui擔當搞笑、Anson Lo擔當主領舞、姜濤擔當形象。由於他們各有特色,所以每位成員都吸引不同階層的粉絲。以下Cloudbreakr挑選幾位Mirror成員,利用大數據和A.I.程式分析他們的社交媒體數據和成功原因。 人氣王 – 姜濤 Keung To Mirror其中一位最紅的成員一定是姜濤。姜濤在2020年度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勇奪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歌曲大獎及叱咤樂壇我最喜愛的男歌手,使姜濤成為最年輕得主,亦使姜濤人氣急升,聲名大噪。 從Cloudbreakr的數據平台分析顯示,姜濤在2020年的Instagram followers人數有10萬,平均讚好有8,629,互動率9%。在2021年1月頒獎典禮後followers飆升到2月大約13萬,而且升勢持續。在4月姜濤大概有22萬名followers,短短4個月followers增幅高達123%。除了擁有最多followers,姜濤每個帖文平均有637個留言,是隊中之冠。「姜糖」在每一個帖文都踴躍留言,使姜濤Instagram互動率高達9.06%,遠遠超出香港網紅平均互動率2.8%*。 除此之外,姜濤也是眾多品牌的新寵兒。由2020年至2021年4月,姜濤總共有超過40個品牌合作,包括美妝、護膚、珠寶、服裝、零售品牌等等。每逢廣告一出,姜糖都會到廣告位「打卡」,而且Facebook、Instagram帖文的反應十分熱烈,讚好和留言的表現比其他合作明星高。姜濤帶來的廣告效益如此顯著,難怪他會成為品牌的新寵兒。不過意想不到的是,從數據分析上,姜濤不是隊中的第一名,而是接著介紹的另一位成員。 數據王 – 陳卓賢 Ian Chan 另一位人氣隊員Ian Chan陳卓賢能歌善舞,早在全民造星時已吸納大批粉絲。加入Mirror後,在2019年ViuTV劇集《男排女將》擔當男主角,本身是排球港隊的Ian憑著豐富的排球經驗令他的演出更為真實。在同年,Ian推出單曲《愛的宣言》,在情人節當天配以銅鑼灣時代廣場顧客寫下的「愛的宣言」在地下及2樓屏幕上播岀,使Ian的人氣長期高企。 從數據分析方面,在2020年Ian已是隊中的「數據王」。Ian的Instagram followers大概有11萬,每個帖文的平均讚好有10,788個,平均留言245條,互動率接近12%,在各方面的數據都是第一名。直至2021年4月,Ian的Instagram followers有17萬。雖然人數被姜濤超越,但Ian的平均讚好有25,747個,大大拋離其他成員,而且平均留言有525條,互動率15.56%。綜合各方數據,Ian仍然保住「數據王」的稱號。 搞笑貼地 – 呂爵安 Edan Lui 在2020年,Edan的Instagram 大概有7萬名followers,每個帖文的平均讚好有8,229個,平均留言182條,互動率12.03%。踏入2021年,沒有「偶包」的Edan憑著搞笑、貼地的形象逐漸吸引一批粉絲,他不時在IG貼上搞笑、古怪的相片。就如經典的「Barcode頭」,一個帖文已經有69,080個讚好,1,462個留言,帖文互動率高達49.42%! 雖然Edan出身偶像團體,安靜時的總給人「乖乖仔」的印象,但其實Edan很幽默而且沒有偶像包袱。在參加綜藝節目《膠戰》時,不會因顧及帥哥形象而敷衍參與,反而是拋棄形象,玩得投入,所以Edan也藉由綜藝收穫了一批 Fans。另外,Edan在一月推出首支個人單曲《E先生 連環不幸事件》,旋即登上903專業推介、新城勁爆流行榜及Chill Club 推介榜的冠軍歌,令其人氣急升。直至2021年4月,Edan的followers急升至17萬,增長率149%,增長幅度是全隊之冠! 此外,他的平均讚好由8,229個急升至24,034個,平均留言361條,互動率14%,僅次於「數據王」Ian。 值得留意,Edan即將在6月播出的《大叔的愛》擔任男主角。播出後Edan的人氣必定會再度急升,有機會挑戰姜濤和Ian的地位。 跳唱教主 – Anson Lo 盧瀚霆 教主Anson憑精湛的舞技和跳唱技巧營造突出的個人風格,加上中性的打扮成功吸引一批「神徒」跟隨。在2020年,Anson的Instagram有9.5萬followers,每個帖文的平均讚好有8,743個,平均留言290條,互動率比姜濤還高,有9.42%。踏入2021年,Anson的升勢持續。Instagram followers有17.6萬,平均讚好有24,034個,平均留言361條,互動率12.71%。Anson隨了在跳唱方面努力鍛鍊,他在社交媒體也下了不少功夫。一項有趣的數據:由2020年至2021年4月,Anson的帖文次數(post frequency)有220次,是全隊中最多。在Instagram演算法內,除了粉絲數、互動率外,帖文次數會直接影響社交媒體表現。綜觀其他因素不變,帖文次數越多,觸及人數和曝光次數越多。因此,Instagram會將帖文推薦給更多人觀看,造成雪球效應。 另外一項有關Anson的有趣數據是粉絲男女比例。其他成員如姜濤、Edan,他們女粉絲的比例大約是60%,但Anson的女粉絲比例接近80%!如果有品牌想推廣女性產品,Anson會比其他成員帶來更大、更顯著的廣告效果。就如美妝品牌Charlotte Tilbury在4月和Anson合作,推廣其Look Of Love唇膏就是一個很好的品牌推廣例子。 ViuTV投放大量資源 […]

Read More >

Micro Influencer Landscape 2021

Micro influencer

According to We Are Social, more than 4.5 billion people now use theinternet, while social media users have passed the 3.8 billion mark.It’s a social media world and we are living in it. Social media changeseveryone’s behaviour. In the past, we received information from TV,radio, and newspaper; Now, we can easily access it through Facebook,Instagram, […]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