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界奧斯卡 — 2017微博超級紅人節

2017微博超級紅人節於5月15日啟動,本年度的主題是「發現每一個與眾不同」。在這為期一個月的線上活動中,來自十大領域(音樂,遊戲,搞笑,美食,舞蹈,萌寵,時尚,美妝,辣媽和直播)的網路紅人可在「視頻」,「直播」和「電商」三大主題活動中盡情展示才藝並和粉絲互動。

抓屏-活動列表 - 微博 - netstar2017-1495192684469

線上活動結束後,微博將按照視頻播放量,直播收入和電商GMV(網站成交金額)等指標,選出十大領域的頂級網紅,參加6月舉行的頒獎盛典。是次活動吸引了過萬名頂級紅人參與,當中大部分已經擁有一個成熟的體系去「變現」人氣,體現出微博網紅正逐漸步向專業化。

螢幕截圖 2017-05-19 19.27.47YouTube螢幕截圖

微博超級紅人節絕對是互聯網史上最大規模的慶典,體現出中國網紅界無論是「基數」或「專業程度」都已非常成熟,根據網紅經驗白皮書2016,中國的網紅數量超過百萬人,平均月收入為人民幣2萬元。

螢幕截圖 2017-05-19 19.35.45『YouTube十萬訂閱週年晚會』 (YouTube螢幕截圖)

相反,香港的網紅熱潮在最近一年才炒得火熱,雖然不小國際品牌也會邀請網紅參與本地活動,但性質大多圍繞宣傳和廣告,在「直播」和「電商」方面的投資比較少。而與紅人節類似的活動就要數上年12月舉辦的「YouTube 十萬訂閱週年晚會」,可惜對於植根於Facebook 或 Instagram 的網紅來說,香港暫時還未有一個權威活動去凝聚產業和表揚他們的成就。

而要是你想了解更多有關香港/台灣/新加坡的網紅市場資訊,歡迎到www.cloudbreakr.com 試用東南亞首個專業網紅平台。

閱讀更多:
1. 資料來源: 北京新浪網
2. 網紅白皮書: 按此

究極級關公災難

品牌與網絡紅人合作,要是「形象」,「受眾」及「內容」都相符的話,固然會使宣傳威力無窮。但要是活動有名無實、甚至雷聲大雨點小,就會弄巧反拙,既出賣了網紅得來不易的粉絲支持,於品牌而言也會是一個「關公災難」,以下就讓我們看一個例子 — 巴哈馬豪華音樂節(Fyre Festival)
 FY
 
由美國著名饒舌歌手Ja Rule牽頭舉辦的豪華音樂節「Fyre Festival」,於上月30號在巴哈馬群島上舉行,事前邀得超模Kendall Jenner﹑影星Emily Ratajkowski和近400位網絡紅人在社交媒體上大肆宣傳,並給予他們2萬至25萬美元(約194萬港元)不等的宣傳費用。
 
fyre
 
主辨單位更聲稱獲不同明星歌手和內衣品牌Victoria’s Secret模特兒助陣,還提供私人飛機和遊船接待。在如此強勁的宣傳下,縱使票價最低叫價1,200美元(約9,332港元),最貴的VIP套餐更達25萬美元,仍然一票難求。

可是,活動當日場地破爛不堪、天氣惡劣、交通配套和現場安排也亂得一塌糊塗。數百名參加者被迫滯留在島上,就連所謂的「美酒+美食」也變了「沙律+芝士三文治」,說好的美女和網紅當然也消失得無影無蹤,活像現實版的飢餓遊戲。事後公眾紛紛狠批主辦方反應遲緩,安排失當。
 

即使主辦單位聲稱會全額退款給參加者,也未能平息怒火,Ja Rule和其公司將面對高達1億2千萬港元的追討賠償;美國政府也開始調查一眾網紅有否涉及誤導,據稱已有不少人開始刪除相關帖子以逃避刑責
 
閱讀更多:
官方聲明: 按此
資料來源: Thefader

Sorry,我不賣樣,我賣知識

隨著越來越多人註冊了Cloudbreakr,很多人都問了筆者同一問題: 怎樣可以成為一個網絡紅人,又怎樣在香港芸芸人海中突圍而出? 要回答第一個問題,大家可以讀讀這篇網絡紅人四大入門法則,當中詳述了建立網絡影響力時要注意的基本方向,希望有助你們起步發展。
而第二個疑問,正是筆者日夜思考的議題,到底香港網紅除了依靠「樣貌﹑搞笑﹑飲食…」等娛樂相關的內容去積累人氣外,還有沒有其他可能性呢? 要解答這個難題,或許以下有關知識型自媒體《羅輯思維》的討論會激發出更多想像和創意。

blog-photo_1

知識型網紅

由2012成立至今近四年,主持人羅振宇(羅胖)以一段段長到核爆的Video 在中國和台灣累積了數百萬的年青粉絲和近4億的觀看次數,豐富多樣的內容和聰明的線下銷售(付費內容﹑賣書﹑演講等)更令羅輯思維得以在一年前完成B輪融資,估值13.2億人民幣,成為網紅經濟的又一神話。

《羅輯思維》的成功,最大原因當然是取材獨特又不落俗套,吸引了渴求知識和議題深度分析的網民,繼而建立了一批前所未有的知識型受眾。

blog-photo_5

但更厲害的是,羅胖和他的團隊能做到四年如一日,每週固定推出一段近50分鐘的Youtube 個人talk show,天南地北無所不談,歷史﹑商業﹑經濟﹑哲學… 各類知識信手拈來,為觀眾整合資訊並倡導思考,堪稱「高質」內容中的典範。但諷刺的是,這些既不搞笑也不嘩眾取寵的內容,與我們在香港所熟悉的速食娛樂文化有極大差別。

香港的「吸睛文化」

從筆者的角度來看,香港社交媒體的內容方向大多與娛樂掛勾而且時間性極短,要夠「食花生」和「搞笑」之餘更要似即時新聞般新鮮感十足,因此也無可避免地催生了大量「標題黨」﹑「內容農場」等害群之馬。而有時為了迎合資訊的新鮮度,就連有名的媒體也會中伏,誤報錯誤的內容。

blog-photo_2

就以美國大選為例,相信「阿森一族成功預言特朗普當選」的發帖也曾經把你的Facebook 洗版,但有趣的是當中有不少媒體誤引了在特朗普「宣佈參選後」製作的動畫場面而非2000年推出的Bart to the future (當中只是言談間提到 “Predisdent Trump”和他施政帶來的惡果,什麼預言他在電梯上揮手多謝支持者只是無稽之談)。

因此《羅輯思維》這種對「資訊深度」的堅持和背後全面的資料搜集,再一次證明了「內容為王」(Content is King) 這一個金科玉律,縱使一人一書一把口一星期只出一條片,已足夠你叱吒風雲。

blog-photo_3

當然,香港也不是完全沒有知識型網紅,最近筆者就非常喜歡拜讀國際關係學者沈旭暉教授於其專頁上發佈的文章,在此與諸君分享,希望香港有更多人可以運用網絡傳播對社會有真正價值的資訊,抵抗粗製濫造的內容。謹記,迎合群眾口味只是建立人氣的基本技巧;為群眾創造價值才是成功和平庸之間的分水嶺。

 

讓自拍改變世界

「自拍暴政」(the tyranny of the selfie) — 今屆美國總統候選人希拉莉(Hillary Clinton)如此形容這個世代。由第一代iPhone推出至今,近十年過去,她恰好也在這段時間登上政治生涯的巔峰,是這股數碼浪潮裡最有力的見證者: 十年前後,支持者由爭取與偶像握手表達意願,到珍惜每個與偶像自拍的機會,這就是科技與網絡帶來的影響力。

hillary3Photo credit: https://twitter.com/ashtonpittman

無可否認,相對於現實交流,現今民眾都更注重發放和吸收網絡資訊,而當社交網絡結合智能手機,就把資訊流通的速度推到極致 — 隨著「拍照」的成本無限趨近零,每一個具潛力「博like」的時刻都值得去紀錄,都值得在社交媒體與朋友分享。截至2016年7月,Facebook 的每月活躍用戶突破17億,每日上載的相片超過3億張,世界在短短十年間已被改頭換面。

有普通人單靠自拍就能積累成千上萬的粉絲;反之明星則越來越重視在社交媒體與追隨者交流。

網絡成為了政客最強大的利器; 反之網民也可以透過網絡向政黨/政府施壓,表達關注。

這是一個數位原住民(Digital native)和數位移民(Digital Immigrant)掌權的時代,每個人都有能力創造內容,建立網絡影響力。

MCT AND WIRE SERVICES OUT. NO SALES. TRIBUNE NEWSPAPERS, ÊWEBSITES AND TELEVISION STATIONS ONLY. THIS PHOTO IS EMBARGOED UNTIL THE CONCLUSION OF THE ACADEMY AWARDS SHOW. IT CANNOT BE POSTED ON THE INTERNET OR ELSEWHERE. ÊHOLLYWOOD, ÊCA Ð March 2, 2014. ÊÊÊÊEllen DeGeneres gathers members from the audience for a selfie, fromÊbackstage at the 86th Annual Academy Awards on Sunday, March 2, 2014 at the Dolby Theatre at Hollywood & Highland Center in Hollywood, ÊCA. Ê(Al Seib / Los Angeles Times)

Photo Credit: http://blog.getsocial.io/personal-branding/#gs.SVPwoWQ